創新鏈、智能鏈賦能產業鏈
打造工程公司高質量發展新業態
中國寰球工程有限公司
張來勇 汪長山 馬明燕


當前,我國正式開啟了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向第二個百年目標進軍的新發展階段,這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進程的大跨越。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對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作出了全面部署。作為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工程建設行業也亟須加快轉型升級,推動行業高質量發展。本文以新發展理念為指導,就如何將創新鏈和智能鏈融入到工程建設產業鏈進行深入探討,以期打造工程公司高質量發展新業態,為工程公司服務轉型升級賦新能。

中國工程建設市場發展歷程

與其他行業相比,工程建設行業是一門古老的傳統行業,從萬里長城到都江堰水利工程等舉世矚目工程的修建,有著悠久歷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蘊。


縱觀新中國工程建設市場的發展,經歷了三個重要階段。

第一階段:1949年–1984年

這一階段基本上是在計劃經濟指導下工程建設指揮部的建設模式。原國家計委負責項目立項和技術引進,大部分技術和工藝包由國外工程公司提供,國內設計院負責工程初步設計和詳細設計,指揮部負責物資采購和施工管理,對工程建設直接管理和負責,此階段奠定了新中國工程建設的基礎。

第二階段:1985年–2005年

這一階段,設計院逐步實現了由單一規劃設計職能向具備設計、采購、施工管理和開車服務的工程公司轉變,可以承擔一些中小型的EPC工程總承包任務。大部分工藝包由國外提供,國內工程公司提供管理服務和部分設備材料的采購工作,承擔部分工期和費用風險。此模式仍是建設單位主導型的工程建設管理模式,此階段工程公司快速轉型,由傳統的設計院發展為面向EPC總承包的工程公司。

第三階段:2006年–2020年

這一階段全面實行EPC工程總承包建設模式,工程公司開始在工程建設中發揮主導作用,并將設計、采購和施工深度融合,建立以施工為驅動的項目執行模式。同時,工程公司打造融投建管生態圈,產業鏈向兩端拓展,向上拓展投融資和前期咨詢服務,向下延伸到運維。產業鏈的拓展為工程公司發展注入新的動力,工程公司的市場競爭能力得到快速提升。

通過以上三個階段,實現了從設計院到工程公司的轉變,產業鏈的拓展和優化提升了工程公司的市場競爭力,工程公司的能力得到快速增長,規模也迅速擴大。

然而,工程建設行業與現代物流、軌道交通、航空航天、先進制造、電商銷售等行業相比,在關鍵技術、裝備和軟件等方面仍然存在短板和“卡脖子”問題,專利應用和科技成果商業化轉化比例較低,科技創新支撐當前和引領未來發展的作用差距較大,享受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發展帶來的“紅利”不夠…… 

這些問題都嚴重制約了行業的高質量發展。以為客戶創造價值和體驗為核心,將創新鏈和智能鏈融入產業鏈,為產業鏈賦新能,是工程公司打造高質量發展新業態的必然選擇。

1212331.png


產業鏈、智能鏈與創新鏈


產業鏈是各個生產部門之間基于一定的技術經濟關聯并依據特定的邏輯關系和時空布局客觀形成的鏈條式關聯關系形態,通常包含價值鏈、企業鏈、供需鏈和空間鏈四個維度。工程公司正處于產業鏈構建的關鍵環節之上,要以產業鏈和項目全生命周期為視角,充分挖掘每個環節的價值,并使之互相銜接、耦合促進、同向發力,對全產業鏈進行系統優化,有機合成,形成煉化產業的“硬核”,快速實現煉化產業鏈優化升級。

智能鏈是指事物在大數據、物聯網、云計算和人工智能等技術的支持下所具有的以數據驅動資源動態優化配置,進而滿足人類各種需求關系的形態,是實現產業鏈轉型升級、拓展發展業態的重要支撐。要以信息技術、數字化、智能化系列組合為“智能鏈”,定義現代化智能工廠和產業鏈,升級產業發展創效水平。

創新鏈是指圍繞某一創新的核心主體,以滿足市場需求為導向,通過知識創新活動將相關的創新參與主體連接起來,以實現知識的經濟化過程與創新系統優化目標的功能鏈接結構模式,是增強企業競爭力、實現企業高質量發展的動力。要以“技術創新、管理創新、文化創新”為創新鏈,為工程公司高質量發展提供不竭動力和發展空間。

工程公司要在不斷拓展和優化產業鏈的基礎上,將創新鏈融入產業鏈,通過新模式、新技術、新裝備的研發和應用,加快工程建設進度,降低工廠建設成本,提高工廠建設質量和本質安全水平,并為業主建造綠色低碳和高附加值的工廠;將數字化、智能化融入產業鏈,打造數字化和智能化工廠,提供工廠可視化管理、智能預測診斷、運行數據分析和生產優化升級,重新定義工程建設和生產運行模式,為客戶提供增值服務和全新體驗。


12331414.png


產業鏈、智能鏈與創新鏈的

融合發展展望


工程公司要在未來發展中立于不敗之地,實現產業轉型升級,打造工程公司發展新業態是必由之路

2020年以后的工程公司,必定是聚合化發展和產業鏈、智能鏈、創新鏈融為一體的新業態下的工程公司,這也是工程公司市場競爭力的體現。以標準化設計、模塊化制造、機械化安裝為基礎的設計、制造和建設的一體化將取代過去的工程建設模式;技術研發、工藝設計、工程設計一體化也將取代三者割裂的舊體制,研發提供技術支撐、工藝包開發拓展研發成果,工程化推動應用成果的新模式將成為新業態;工程建設、運行維護、工廠運行優化一體化也將是行業發展的必然趨勢。數據化、智能化作為基因融入工程建設行業的全過程,從立項決策、技術選擇、投資估算、工程建設、生產運維到工廠改進都會貫穿其中,做到工程公司與生產企業的融合聚合發展、互相促進。

為實現新業態,工程公司必將在組織機構、運營平臺、資源配置、激勵機制、人才培養上作出適應性改變

工程公司要根據行業發展的新業態建立與之相應的組織機構和運行體制。面對瞬息萬變的工程建設市場和稍縱即逝的市場機會,工程公司必須建立敏捷型項目組織機構,能對環境變化作出快速反應,要在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和逆全球化造成市場不確定性增大的情況下,快速作出決策并迅速執行。“天下武功,為快不破”。當下是一個“快”的時代,新階段激烈的市場競爭對工程公司的要求是“多、快、好、省”。“多”體現的是項目的集中度,業主希望在一個項目中一家工程公司盡量承擔更多的工作,減少工作界面,便于管理協調;“快”是要求企業以最快 的速度提供可交付產品并快速建成投產;“好”是要求服務好、質量好,為客戶創造更高的價值和更好的體驗;“省”是要求工程優化,投資省、運維費用低,快速回收資本。

工程公司要建立和完善生產經營管理信息平臺,將線下運行全部轉移到線上操作,及時分析判斷公司運營狀況,防范生產經營重大風險,積累組織過程資產用于公司投標報價、項目執行、人員培養等;建立以項目運行為基礎,面向研發、設計、制造、施工安裝、運維的開放管控平臺和眾包服務平臺,實現項目管理精細化、技術數字化、管理效益化,并利用云數據集成平臺,實現數據多界面融合,通過實時采集生產運行中的海量異構、多元數據,進行加工分析處理,利用在線監測、可視化瀏覽、數據智能分析等手段提升生產經營管理水平。目前,國際工程公司都建立了完善的生產經營管理平臺,如雅克博斯的AVEVA E3D平臺可實現自動化、智能化、可復用、可分包;塞班公司的IBIS項目管理集成系統能整合全球資源,在同一平臺工作;沃利帕森的5D設計平臺將進度和費用融合進入傳統的三維模型,并實現控制的可視化;德西尼布的EASY PLANT以對工作的量化為基礎進行全面的管控。

工程公司要打造適應新業態下的考核激勵機制,改變傳統的重苦勞不重業績、重流程不重結果,“養綿羊不養豺狼”的考核激勵方式,培養打造滿足新業態發展管理和技能要求的工程設計人員、裝備采購人員、施工管理人員及項目管理人員,數字智能技術將成為工程公司從業者的基本素養和生產工具,開放、協作、協同將是行業工作的新常態。

工程公司要建立項目執行智能數據庫,由“人腦決策”向“數據輔助決策”過渡的決策模型,降低項目執行風險;工程公司要按照產品線(煉油、乙烯、聚烯烴、LNG、煤化工等)和項目執行模式(國內項目、國外項目、高端項目、中低端項目等)建立項目執行經驗數據庫,按照存儲資料可視化、檔案化、易查詢、可復制的原則建立智能數據庫,降低缺乏數據人為決策帶來的風險。

為了占領制高點,打造行業發展新業態,國內外各大公司都在積極籌劃。例如,日本千代田公司開展的“工廠運行智能診斷系統”和“數字雙胞胎技術”拓展了產業鏈,為客戶帶來全新體驗,并帶來可觀收入;美國福陸公司投資模塊化制造廠,支撐煉化工廠模塊的異地制造,開發海克斯康第三代模塊化技術,引領模塊化技術發展潮流,極大節省了建筑用地和工程材料消耗;中國石油成立新材料領導機構,重點發展新材料業務,集中力量攻克“卡脖子”技術;寰球公司調整發展戰略,將數字智能作為四大發展戰略的重要一環,這些新舉動必將催生行業新業態,為綠色低碳、數字智能鋪路,成為工程公司生存發展的“新引擎”。

總而言之,在新冠肺炎疫情、低油價和逆全球化的多重壓力下,國內外工程建設市場特別是國際工程建設市場可能長期處于萎縮低迷狀態,工程公司將被迫進入存量市場的激烈競爭中。在日趨嚴重的市場競爭中,企業為實現生存發展,必須用創新鏈、智能鏈重塑產業鏈,打造工程建設行業發展的新業態,并建立與之相應的企業體制機制,實現工程公司高質量發展目標。


本文刊登于《中國勘察設計》雜志2021年3月刊,版權為《中國勘察設計》雜志社及作者所有

識別網站底部微信小程序碼,體驗眾包平臺小程序!